天天养生

微信
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健康速递

山东乳业大变局乳企难抗技改资金 奶农无奈卖牛

2012-09-26 14:58:46 来源:

 

  就像高考成绩揭晓的那一刻,山东全省86家乳制品企业未来迥然不同的命运,都凝聚在了省质监局4月1日公布的乳制品企业生产许可证重新审核通过名单中。在“乳业新政”引发的大洗牌中,山东有多达42家企业暂时或永久离开了这个行业。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如此之高的淘汰率?而这些失意者的离场,又会给山东乳业带来何种震荡?

山东乳业大变局乳企难抗技改资金 奶农无奈卖牛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乳业大考”:考官是质监部门,考卷则是国家质检总局2010年11月颁布的新《企业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许可条件审查细则》和《企业生产乳制品许可条件审查细则》,而作为考生的全省86家乳制品生产企业,它们的成绩将决定今后能否留在这个行业中。

  芳菲4月,却成为众多乳企挥手告别的季节。截至3月31日,只有44家乳企获得了继续生产的资格,其余42家企业,或没有获得考试资格,或主动放弃了答卷,或在煎熬中等待最后的裁判。然而,无论是成功还是落榜,山东乳业的格局将从此改变。

  ■通过率仅51.2%,“乳业大考”甚于高考

  这场被称为“史上最严厉”乳业整顿的大考,源于近年来国产乳制品行业频频爆发的诚信危机。国家质检总局去年发布公告,要求现行所有乳企重新申请生产许可证。

  陡然提高的门槛,让这场“乳业大考”的通过率甚至低于高考。4月2日,国家质检总局新闻发言人李元平表示,截至3月31日,全国乳制品及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生产许可重新审核工作已全部结束,1176家乳制品企业共有643家通过了生产许可重新审核,通过率不到55%。

  山东作为奶业第三大省,全省原有86家乳品生产企业,但经省经信委、省发改委等部门进行产业政策批准审核后,仅有69家获得产业准入,其中,提交申请并受理的企业只有55家。而通过生产许可重新审核的企业仅剩44家,截至目前,通过率仅为51.2%。

  ■自动退出者死于技改资金

  自动退出乳品行业的企业,虽然彼此相隔数百公里,但它们主动放弃的原因却惊人一致:无法负担数百万的技改资金。

  4月4日上午,位于烟台鲁东大学北区西南方向的天宝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里,用于生产酸奶的一排长约20米的车间里浓香犹在却寂静无人。一墙之隔的包装车间内,杯装酸奶的封贴机上,印有“元喜”标志的彩色塑料封贴静静地定格在了滚轴上,与门外孤独的冷藏货车寂寞相对。

  “现在我们只留了两三个工人看厂子,其他的工人暂时放假回家了。”独自一人在实验室里研制着新产品的天宝生物公司负责人张鹏宴,简短的话语中难掩低落的情绪。“厂子从最初仅有一口200升的制奶锅起步,发展到日产酸奶6吨的规模,用了近18年的时间。

  不过,在严厉的“乳业新政”面前,18年的积累显得苍白无力,张鹏宴告诉记者:“这次要通过生产许可证审核,公司要按照规定添置自动清洗、空气净化、产品出厂检测等设备,至少要上百万资金,但目前我们每年的净利润只有几十万元,根本无力承担改造所需的费用。”

山东乳业大变局乳企难抗技改资金 奶农无奈卖牛

  张鹏宴的话很有代表性。根据省质监局公布的数字,44家通过生产许可证重新审核的奶企共投入改造资金约3.2亿元,平均每家企业投入700余万元,例如率先获批新生产许可证的山东高速特地乳业,便投入200万元以上将基础建设、生产设备、质量检测等整个产业链重新打造。对于中小奶企来说,这样的投入无异于天文数字。

  4月4日,潍坊市冠康乳业有限公司内厂房紧闭,三辆送奶车成为仅有的坚守岗位的“员工”。潍坊市质监局食品科的姜建华告诉记者,冠康乳业因为无力消化数百万技改资金投入带来的成本压力,选择了主动退出。

  而东营市的优元乳业有限责任公司和利源乳业有限公司,主动退出市场的原因也是生产规模小,产品附加值低,无力承担通过审核所要添置的检测设备。在青岛天泰饮乐多、高密市维康食品有限公司、潍坊齐鲁星牧业乳品有限公司,尽管企业都符合产业准入政策,但无力筹措用于产业升级的资金,成为它们选择退出的共同理由。

  ■波及奶农,一奶牛场卖牛百余头

  就在我省乳制品生产企业生产许可证审核截止前的关口,山东省畜牧信息中心数据显示,3月最后一周,我省原料奶平均价格为每公斤3.22元,价格保持企稳回落。

  省畜牧局信息中心分析师表示,我省部分乳品加工企业退出停产,造成了一部分奶源过剩,使得全省奶制品价格稳中有降。

  记者从东营市畜牧局了解到,目前东营有170多家奶牛养殖场(区),主要分布在广饶和垦利,共有奶牛5.81万头,年产鲜奶16.87万吨,这些鲜奶除了供给当地的鲜奶吧(鲜奶吧每天消耗30吨),得益、蒙牛、伊利等企业是主要的收购商。

  负责广饶十几个奶站的王先生透露,由于今年乳制品企业要换新的生产许可证才能继续生产,东营本地的企业都停产了,奶牛场生产的鲜奶过剩,奶农们不得已跑到了威海、河北、安徽等地销售鲜奶。由于奶源的标准提高,奶农们面临着很多企业拒收的尴尬,“现在奶农们必须赔钱卖掉,平均卖一吨鲜奶赔1000元。”

  奶源的过剩,再加上不能及时运输,奶农无奈将鲜奶倒掉,广饶的奶牛场现在每天要倒掉十几吨鲜奶。部分散养的奶农只好将奶牛卖掉,不再经营了。记者了解到,前两天广饶的一奶牛场就将产奶的100多头奶牛全部卖掉。

  正在筹建中的山东大地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