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养生

微信
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健康速递

糖尿病并不可怕!不要绝望!看完你会充满希望!

2017-08-04 11:29:31 来源:

 

空腹血糖5.2mmol/L,餐后血糖6.8mmol/L,糖化血红蛋白6.2%,年龄79岁,“糖龄”57年。

这些数字,属于北京理工大学退休教授钱浩生老人。

面对这些数字,您是惊讶、羡慕,还是感到了慰藉,看到了希望?

1959年春天,“大跃进”如火如荼。来自江苏农村的钱浩生正在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三年级刻苦攻读,突然常感乏力、剧渴。7月,他极度虚弱,身高170厘米22岁的小伙子体重只有41.5公斤,且脱水。入院后一查,尿糖“++++”,血糖800mg/dl(44.4mmol/L),酮体强阳性;诊断为1型糖尿病,酮症酸中毒。

看着“终生注射胰岛素”几个字,身在异乡、虚弱不堪的钱浩生迷茫了,想到学习、工作、未来乃至生存等一连串问题,他无所适从。幸亏,那个年代的人们更加热情和单纯。医生、清华校系领导、老师、同学都给予了他极大的关怀和支持,他终于又振作起来。

钱浩生开始严格按照医生的方案治疗,但受医疗条件所限,困难和险情数不胜数。那时国内胰岛素极为缺乏。钱浩生出院后,胰岛素没有了,只能严格限制热量。他按要求每天只吃100克碳水化合物,控制住了血糖,酮症却挥之不去。由于各个医院都缺乏胰岛素,有一次他发生酮症时,医生只得用实验室的胰岛素制剂来急救。

 

就这样挨到了1960年年底,他去协和医院就医时碰到了一生的贵人——池芝盛教授。1961年夏天,池教授组织了一次糖尿病综合治疗班,在这里,钱浩生得到了足够的胰岛和营养供给,渐渐恢复体力。他努力学习饮食、运动、药物治疗相结合的自我管理知识,回学校后经过反复的经验积累,终于掌握了控制血糖的方法,对未来信心十足。

在重重考验面前,从不放弃的钱浩生发挥了清华的科学态度和乐观精神。没有血糖试纸只能烧尿糖?不怕!他给十几个瓶子做好标签,记录留尿时间,反复测试找出“门槛值”。因为糖尿病毕业时工作单位不接收?不愁!钱浩生请池教授写信证明自己的病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只要坚持治疗,能力与常人无异。工作后任务重压力大?不急!只要多付出一些,多做一些,就可以把工作干好。他积极参加北京市市政工程、兵器工业部、战备工程等研究任务,尽最大力量作出自己的贡献。出差时没有胰岛素冷藏设备?不慌!他将胰岛素放进保温杯里,注入冷水或者放个冰棍。到了和女朋友谈婚论嫁的关键时候,糖尿病又跳出来捣乱?不烦!钱浩生再一次向池教授求助,池教授深入浅出地解释了患者的婚姻、生育、遗传等问题,女方终于打消顾虑,二人喜结良缘,相伴至今。

回首来路,钱老说:“我的人生信念是‘我可以’!不要给自己设限,办法总比问题多。常听一些病友说血糖难以控制,其实我们那时条件差得多,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多得多,我能健康快乐地走到今天,关键就是不懈地坚持控制和学习,既不惧怕也不放松。我想对年轻的病友说,只要努力,疾病不会影响进步。根据自身的条件,把能做的事做到最好,社会同样会承认你!人生几十年如白驹过隙,千万不要浪费光阴!”

一辈子为了三尺讲台、三寸笔、三千桃李耕耘的钱老,如今尽享天伦之乐。两个儿子都大学毕业工作多年,孙子、孙女也上学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所有的付出和不屈不挠,都成为了人生的财富。

谁都不愿自己的生活被疾病吞噬,可同样的境况和遭遇,有人苟延残喘,有人却过得坚强而精彩。生命的大潮裹挟着每个人,我们都在忙碌,有人忙着生,有人忙着死。其实,应该偶尔停下来静一静,站得高点,看得远点,每天对自己说一句充满希望的“我可以”。而希望是很玄的东西,它会令生活变得不一样。

糖尿病患病≥40年,你就是糖龄王!

相关阅读